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孤晨轩 > 第009章青铜面具

第009章青铜面具(1 / 2)

江湖在不同的人眼里有着不同的想法,当然也有不同的意义。江湖是一个大染炉,谁不小心,都可能被染了色,这也许就是江湖。刚刚还是很要好的朋友,可是转眼间已经刀兵相见。

符远冷空顾惜明三个人赶往雪山,对于顾惜明来说是故地重游。

越来越接近雪山,三个人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能够在诺大的雪山找到吕素素。

正在三个人不知道朝着哪个方向去找,一筹莫展的时候,竟然有三个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三个人一样的装束,都是一身青衣,左手中都拿着一把弯刀。为首的一个人一张煞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在这雪山下更加映衬的可怕。

没想到一来到雪山就能碰到江湖人,看样子这三个人还充满着敌意。

符远道:“三位是哪里来的,为何挡住我们的去路?”

为首的人道:“我们受毒尊者委托,最近几天谁也不能离开雪山当然也不能走进雪山。”

符远道:“你们这位毒尊者倒是好大的口气,我奉劝三位还是让我们过去,否则你们会后悔的。”

为首的人道:“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顾惜明笑着道:“现在我就对你们的身份特别感兴趣,不妨说来听听。”

为首的人冷冷的道:“我们是逍遥宗七煞,我是三煞百里策,后边是六煞谭松七煞薛真,如果你们不想死就快点离开。”

顾惜明哈哈大笑,道:“你们是逍遥宗三煞,这真是巧了我们是孤晨轩七杀。七年前在断魂崖我也曾动手杀过一个人,据说他也是逍遥宗七煞的人物,还排名在第一位。”

三煞百里策脸色更加发白,咬牙道:“你是孤晨轩顾惜明?”

顾惜明道:“你们竟然听说过我,那熟人办事是不是更加容易。”

百里策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七煞找你可不止一日,可是你跟在方泽身边我们无从下手,今天我就要替我大哥报仇。”

百里策伸右手抓住了弯刀刀柄,身子跃起,同时弯刀出鞘,带着一股杀气向顾惜明砍来。

顾惜明身子往旁边一闪,避过了这一刀,然后金钩架住了弯刀,身子向百里策身后而去,金钩也顺着这个方向而来。

百里策大惊,此刻只能也向后退去,只希望能够比顾惜明的速度更快,才能够有机会躲过这致命一钩。

顾惜明在雪山跟随方泽七年,虽然不曾得到鬼影步,但是鬼王一脉其他绝学也学了不少。现在有着勾魂二十七式再配上奇快无比的速度,转眼间就让逍遥宗三煞百里策送了性命。

顾惜明把金钩上的血迹擦了擦,摇摇头道:“还以为你是如何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也是不堪一击。”

六煞谭松七杀薛真互相看了看,同时拔刀出鞘。

符远道:“三弟,这两个就交给我们了。”

符远和冷空同时出手,两道身影过后,符远依然站在那里,冷风吹着他的衣角摆动,六煞谭松被一剑刺穿了喉咙倒在了地上。

七煞薛真仍然呆呆的站在当地,冷空并没有杀他。

冷空道:“听说逍遥宗七煞只有你还有些人性,今日我就放过你,你回去告诉百里玄,想要替他兄弟报仇就去孤晨轩,孤晨轩七杀随时等候。”

好半天薛真才反应过来,道:“我回去一定转告,我想他也不会找各位的麻烦的。”

冷空道:“是吗?他兄弟百里策可是我们杀的,他都不会来报仇吗?难道七煞都是缩头乌龟吗?”

薛真道:“在下位微言轻,都是依命办事,不敢对其他人做任何评价。”

冷空道:“这里就交给你了,如果你还对他们有些情分,尸体就你自己处理吧。”

薛真道:“那是当然。”

符远冷空顾惜明离开了,符远道:“三弟,你为什么放过七煞薛真?”

冷空道:“在七煞里面这个薛真还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也让他给百里玄报个信,七年过去了我们也该会一会逍遥宗的高手了。”

符远道:“我看薛真可不是这么唯唯诺诺一个人,如果他这样也能成为七煞之一,那我可就不得不怀疑逍遥宗真正的实力了。”

冷空道:“二哥的意思是薛真是装的?”

符远道:“有可能吧,我总觉得他没有这么简单。面对朝夕相处的兄弟的死无动于衷,就只为了活命吗?”

冷空道:“二哥说的有道理,我回去再看看。”

符远道:“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找到素素姑娘吧,别因为这点小事耽误了大事。”

顾惜明道:“二哥三哥,我看现在我们着急也没什么用处。”

符远道:“素素姑娘是药王前辈的传人,当年药王前辈所托犹在符远耳旁回响,素素姑娘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如何对得起药王前辈。”

顾惜明道:“我跟随大哥在雪山待了七年,我还是了解这里的。大哥在雪山曾经认识一个自号雪山老人的神秘人,我看我们可以向他打听一些雪山的事情,或许他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素素姑娘的消息。”

符远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能耽搁,还是去找这个雪山老人吧。”

顾惜明对雪山老人没有过多的接触,雪山老人居住的地方也只来过可数的几次。

当来到雪山老人居住的地方,顾惜明也是很吃惊,只见雪山老人的住所已经被毁了,早已经没有了人生存的迹象。

符远叹息道:“看来这个雪山老人也已经离开了雪山。今天我们先休息,等到明天我们分头行动。”

冷空道:“只能依二哥所言。”

顾惜明叹息一声道:“希望素素姑娘一切安好,也能从素素姑娘那里打听到一些四哥的消息。”

符远道:“五弟,你是说素素姑娘会知道不归的消息?”

顾惜明道:“或许吧。只是我听大哥提起,七年前在七星崖脚下贺一刀被四大世家所杀,把影儿托付给了大哥。大哥那时候虽然已经得到了鬼王的传承,可是带着一个孩子,如何能够冲破四大世家众多高手的围堵。就是在那个时候,四哥出现抵挡住了四大世家的高手,大哥才能带着影儿姑娘安全离开。大哥带着影儿姑娘到了安全之地,本来要回去找四哥的,可是却遇到了素素姑娘。素素姑娘告诉大哥,她会去找四哥,并且一定会带四哥回来的。大哥当时还有些担心,素素姑娘却说药王的弟子自然有安全离开的办法。大哥也担心自己离开影儿姑娘的安全,就让素素姑娘去了。等大哥遇到我和六弟以后,把影儿姑娘交给了我们,他独自一个人返了回去。但是出现在大哥眼前的都是四大世家的弟子的尸体,有许多的确死在药王谷银针手中,还有一些也死在了四哥手中。庆幸的是在这些尸体当中没有四哥和素素姑娘,可是他们又去了哪里?这么多年,大哥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却再也没有四哥和素素姑娘的消息。”

冷空叹息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相信素素姑娘安然无恙,四弟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事。”

符远道:“四弟吉人天相,终有一日他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顾惜明道:“我们今天晚上就回到我们在雪山居住的地方吧,明天开始找素素姑娘。”

符远道:“也只能如此了。”

三个人转身就要离开,冷空指着一个雪堆道:“这是什么?”

符远和顾惜明停住了脚步,顺着冷空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见雪堆中竟然露出半截墓碑。

符远道:“难道是那个什么雪山老人死了?”

顾惜明道:“我们先看看碑上写些什么。”

顾惜明用金钩扫开积雪,墓碑完全露了出来,只见碑上刻着“师妹木雪莹”几个字,碑上略有些血迹,字迹歪斜,不知道是用什么所刻。

符远看着墓碑不知道在思索什么,顾惜明喃喃道:“奇怪,当初只听大哥提到雪山老人,可从来没有说到雪山老人还有一个师妹呢。”

符远缓缓的道:“我觉得木雪莹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如果有缘,我倒是很想见一见这位雪山老人。”

冷空道:“我也很想见一见,我看这石碑上的字倒像用手指所刻,这个雪山老人好深厚的功夫,一定是武林前辈。”

顾惜明道:“我虽然没有怎么接触过雪山老人,不过能够受到大哥青睐,自然有他过人之处。”

符远对木雪莹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过去的某个时候有人提到过这个名字。但是这次是为吕素素而来,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在此刻都变得微不足道。

顾惜明再次来到居住七年的地方,房间里已经有了些许灰尘,真的是时间在前进,过去的什么都会被尘埃掩盖。

因为第二天就要去找吕素素,三个人随便吃了点干粮就早早休息了。

顾惜明躺下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带着金钩离开了屋子。

顾惜明想到颜炎被杀那天的情形,戴着青铜面具的人到底是什么人,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顾惜明想着不由得朝着遇到青铜怪人的地方走去,夜深人静,只有大雪映衬着些许亮光。

再次来到青铜怪人的屋外,屋中并没有任何动静。

顾惜明朗声道:“在下孤晨轩七杀顾惜明,不久前我们曾在这里相见,今日特来叨扰,向您打听一件事情。”

顾惜明话音落,四周没有任何动静。

顾惜明连续喊了两遍,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顾惜明心中疑虑,今天无论你是谁,我都要揭开你的身份。

顾惜明手握金钩勾魂,迈步来到了屋门前,手掌推门,门应声而开。

门一开,迎面一股劲风向顾惜明而来,顾惜明忙拿金钩勾魂往外面一撩,身子向后退去。

等顾惜明站定身形,往面前看去,只见青铜面具的怪人正站在屋门口,手中拄着铁拐。

青铜面具的怪人沙哑着声音道:“原来是孤晨轩七杀顾五爷,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三更半夜闯入我的屋子?”

顾惜明拱手道:“你误会了,在下总感觉和你有着一种亲切感,因此特来拜会,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青铜面具的怪人冷冷的道:“那真是抬举我了,我怎么会和顾五爷有什么交集。至于顾五爷要打听什么人,在下寸步未离开这里,怎么会知道别人的行踪。”

顾惜明道:“在下向你打听的这个人对孤晨轩至关重要,听说她有危险,我大哥特让我们来到雪山,能够解她的危难。只是诺大的雪山不知道她在哪里,顾惜明才想起来向你打听。”

青铜面具的怪人道:“你要向我打听什么人?”

顾惜明道:“一个姑娘,她是药王前辈一脉的传人,她叫做吕素素。”

青铜面具的怪人顿了顿道:“我知道她在哪里,但是她没有任何危险,也不想与孤晨轩有任何瓜葛,你回去吧。”

顾惜明听到青铜面具的怪人知道吕素素的下落,面露喜色,道:“无论素素姑娘有没有危险,我总是要见见的,至少回去也能和我大哥交代。”

青铜面具的怪人道:“她不想见你,你请回吧。”

顾惜明看着青铜面具的怪人道:“想必你和素素姑娘很熟悉了?”

青铜面具的怪人道:“算不得熟悉,不过在雪山只有我知道她的下落。”

顾惜明突然有一种大胆的想法,按捺住心中的激动,道:“七年前素素姑娘是和我四哥杨不归一起离开的,我想这个世上能够知道素素姑娘下落的只有我四哥杨不归。你就是我四哥杨不归。”

顾惜明在等待,他希望自己的猜测没有错,面前站着这个让自己熟悉的人就是孤晨轩七杀第四位杨不归。

青铜面具的怪人缓缓的道:“你认错人了,还是请回吧。”

顾惜明道:“那你告诉我你是谁?”

青铜面具的怪人冷冷的道:“凭什么就要告诉你?你再不离开别怪我下手无情。”

顾惜明道:“那你出手吧,即使今日死在你的手中,顾惜明也是高兴的。”

青铜面具的怪人身子一闪已经到了顾惜明面前,抬起一掌向顾惜明面门打来,顾惜明没有任何动作,他在赌面前的人就是四哥杨不归。

青铜面具的怪人一掌到了顾惜明面前,却没有打到顾惜明,他停住了手掌,缓缓的道:“你走吧,最好再不要来到雪山。”

顾惜明道:“你能否摘下面具让我看一眼,看完我立刻离开,再不来打扰你。”

青铜面具的怪人道:“此话当真?”

顾惜明道:“当然。”

青铜面具的怪人伸手抓到了面具上,他把青铜面具取了下来,面具后面是一张怎样的脸,顾惜明眼睛都不眨一下在看着。

顾惜明看到一张陌生的脸,脸上都是刀剑的伤痕,这完全不是一张脸,已经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

顾惜明愣愣的看着这张脸,完全陌生的一张脸,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

青铜面具的怪人又戴上了面具,道:“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吧?”

顾惜明现在只有失望,点点头道:“打扰了。”

顾惜明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刻这条汉子泪水从脸颊滑下,本该在面具之后是自己朝夕相盼的那张脸,可是见到的却是没有一点熟悉的陌生人。

顾惜明往回走着,面前被三个人挡住了去路。

新书推荐: 方羽唐小柔 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虽然人设选好了,但是没入戏怎么办 我是大佬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书之一觉醒来苏遍全世界 重生六八:我带妹妹虐渣渣 甜宠生情沈远宜顾霆深 我在三界做主播 退役兵王段凌天 孤岛女神张起萧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