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孤晨轩 > 第014章冰羽枯戒

第014章冰羽枯戒(1 / 2)

不期而遇,这是个奇妙的事情,在茫茫人海中只是擦肩而过,注定的缘分却从此开始。也许世间的美妙只在于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人生酸甜苦辣也许都会从相遇那一刻开始。

不知道什么时候,方泽悠悠醒转,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

方泽想要坐起来,感觉浑身疼痛,复又躺了下去。

方泽回想起自己是接了贺一刀的一刀,身负重伤,暗暗佩服贺一刀好霸气的刀法。

这时候门一开走进几个人来,却原来是东方雪儿杜充顾惜明。

杜充见方泽醒了,大喜道:“方兄你终于醒了。”

方泽道:“这是哪里?”

杜充道:“这是我家,昨天晚上你遇到贺一刀,救了东方姑娘,是我手下的兄弟发现你们才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方泽道:“多谢杜兄弟。”

杜充道:“客气什么,白天如果没有你出手阻拦,恐怕我们都已经成了贺一刀的刀下鬼。”

顾惜明道:“以前只是听说贺家刀法霸道,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东方雪儿道:“贺家刀法又如何,难道连四大世家都不能奈他何?”

杜充道:“东方姑娘,也许四大世家的确不把七星崖看在眼中,可是就只一个贺一刀的贺家刀法,四大世家就没有几个人能够接住他的一刀。”

东方雪儿道:“这次回去我就告诉我爹,东方世家的弟子不能无缘无故死在贺一刀的手中。”

方泽道:“想要对付贺一刀我们总要想个万全之策,不然即使能够战败贺一刀,也要付出太大的代价。”

东方雪儿道:“方公子,我看你与七星崖的人很是熟络。”

方泽苦笑道:“我的师兄他就是七星崖三当家方重,虽然他加入了七星崖,也许做了许多各位觉得可恨的事情。江湖上谁都能对我师兄进行指责,可是方泽不能。”

东方雪儿道:“没想到方公子也这样不明辨是非,真让我感到失望。”

方泽道:“师兄加入七星崖,其实和我来到这个每天充满杀戮的江湖是一样的目的,我们都是为了查出杀害我师傅的凶手。”

东方雪儿道:“这是怎么回事?”

方泽道:“师傅几个月前被害,可是我和师兄却连凶手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因此师兄才离开孤晨轩查找凶手,他加入七星崖也是为了查出真凶。”

杜充道:“现在是不是只要找出真凶,报了仇,师兄就能离开七星崖?”

方泽道:“只要找到凶手,我想师兄也就不会再找什么理由不离开七星崖了,那样我也就放心了。难道杜兄弟有什么办法能够找到凶手?”

杜充道:“杜充不敢说大话,只是江湖上也许有一个人知道凶手是谁,天下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方泽眼前一亮,道:“是谁?”

杜充道:“夜珍珠。”

东方雪儿不由脱口而出道:“就是那个江湖百晓生?”

杜充道:“不错,我说的就是他。”

方泽道:“可是人海茫茫,哪里去找夜珍珠?”

杜充道:“我曾听过往的朋友提起过,夜珍珠在几个月前被江湖人物寻仇,他无奈躲进了冰羽枯戒。”

东方雪儿道:“夜珍珠竟然进入了冰羽枯戒?”

方泽道:“冰羽枯戒是什么地方?”

东方雪儿道:“冰羽枯戒也只不过建立了十几年,可是在江湖上却是最神秘的地方。不论在江湖上惹上了多大的仇人,只要进入冰羽枯戒,就会安然无事。不过进入冰羽枯戒,这一辈子都不能离开,而且要无条件听取冰羽枯戒主人的命令。只要无故迈出冰羽枯戒或违背冰雨枯戒主人的命令,就会受到冰羽枯戒无休止的追杀死无葬身之地。就连当年司马世家司马克闯入冰羽枯戒都无功而返,别人问他冰羽枯戒的事,他都笑而不语。”

方泽道:“司马克当年号称司马世家第一高手,他也在冰羽枯戒无功而返?”

东方雪儿道:“想来是的。”

方泽道:“夜珍珠惹上了什么仇家,像他这样的人也被逼的去了冰羽枯戒?”

杜充道:“夜珍珠号称江湖百晓生,他知道的事情总有些是别人见不得人的事,有些人自然要杀他灭口了。”

东方雪儿道:“即使知道了夜珍珠的下落那又能怎么样,恐怕夜珍珠今生就要在冰羽枯戒度过余生。”

方泽道:“既然他不出来,为了知道杀我师父的真凶,我愿意闯一闯冰羽枯戒。”

杜充道:“方兄,冰羽枯戒哪里是那么容易闯入的,即使是四大世家的家主,各派的掌门,就连逍遥宗宗主护法都未必能够闯入冰羽枯戒。”

方泽道:“那我自愿加入冰羽枯戒,他们总不会不让我进去吧?”

东方雪儿脸色变了变,道:“那你即使知道了杀死你师傅的凶手,恐怕你也被困在了冰羽枯戒,如何去报仇?”

方泽道:“只要让我知道杀死我师傅的凶手,我一定会想办法离开冰羽枯戒的。”

杜充脸色大变道:“即使能够离开冰羽枯戒,可是被冰羽枯戒的高手每日追杀,恐怕也再无宁日。”

方泽道:“只要能够替师父报仇,方泽的生死又算得了什么。”

杜充道:“方兄,你要闯冰羽枯戒,也算我杜充一个。”

方泽道:“杜兄弟的情义,方泽心领了,杜兄弟如此待我,我怎么还能再让你陪我冒险。”

杜充道:“杜充此生最佩服重情义的人,今日杜充愿意拜你为大哥,以后追随于你。”

杜充说着,已经拜了下去。

顾惜明也走上前,道:“顾惜明也愿意拜你为大哥,追随在大哥左右。”

方泽伤重不能起来搀扶,道:“二位兄弟快起。”

顾惜明道:“大哥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

方泽道:“等方泽能够活着从冰羽枯戒出来,自然回来找二位兄弟。”

杜充道:“我们愿意陪大哥去冰羽枯戒。”

顾惜明也道:“我也愿意陪大哥到冰羽枯戒。”

东方雪儿笑着道:“我看方公子就答应他们吧,等你伤好了再从长计议。”

方泽道:“二位兄弟快请起,我答应你们。”

两个人这才站起了身。

方泽问道:“冰羽枯戒在什么位置?”

杜充道:“大哥不必担心冰羽枯戒的位置,只要您养好了伤,我肯定带你到冰羽枯戒。”

方泽点点头,道:“也好。”

东方雪儿道:“方公子,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去冰羽枯戒,可不可以把我也带上?”

方泽迟疑道:“这个……”

杜充忙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东方雪儿微微一笑,道:“那方公子好好休息,我也下去了。”

东方雪儿离开了,方泽道:“我们去冰羽枯戒本来就是冒险,为什么还要答应让东方姑娘一起去?”

杜充道:“大哥有所不知,东方雪儿是四大世家东方世家的大小姐,武林正派多少都会卖给她人情的。有了东方雪儿在身边,我们办起事来总会有许多方便之处。”

方泽道:“那就只有我们四个一起去,其他人就不要让知道了。”

杜充道:“我明白。”

过了十几天,方泽伤势好转,这几天七星崖的人也已经离开了落花镇。

方泽再也等不及,准备出发去冰羽枯戒。

方**方雪儿顾惜明和杜充四个人离开了落花镇,按照杜充指引,赶往江西冰羽枯戒。

路上无话,这一天到了江西。

江西最大的江湖势力就是欧阳世家,其次是江湖上最特别的一个门派竹林楼,竹林楼都是女弟子,其中竹林楼大弟子郭忆竹更是江湖十大派二凤九龙之一。

方泽跟随杜充来到冰羽枯戒,只见冰羽枯戒依山而建,一道铁门阻挡了冰羽枯戒与江湖的来往。

杜充道:“大哥,我去叫门。”

方泽点点头道:“你可要千万小心。”

东方雪儿道:“想要进入冰羽枯戒,还是我去叫门吧,或许我比你们会容易许多。”

杜充笑着道:“东方世家的大名,就是冰羽枯戒也要给些面子的。”

东方雪儿迈步来到了冰羽枯戒的铁门前,道:“东方世家后人特来拜谒冰羽枯戒主人。”

东方雪儿虽然声音不大,不过却足可以让铁门里面的人听到,方泽也暗暗称奇,原来这位世家小姐内功也有一些造诣。

从铁门里面传出一个浑厚的声音道:“不管你是什么人,要不就踏入冰羽枯戒,要不速速离去,免得多生事端。”

东方雪儿道:“我这里有一柄短刀,冰羽枯戒主人或许会认识。”

铁门内又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道:“你要见她干什么?”

东方雪儿道:“晚辈想要让冰羽枯戒主人看在这柄短刀主人的面子上能够答应我一件事。”

东方雪儿话音刚落,面前人影一闪,不到一尺处站着一个女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

这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衣,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血色,白的可怕。

东方雪儿被吓了一跳,不由得退后一步。

女人道:“短刀在哪里,让我看一看。”

东方雪儿道:“你是冰羽枯戒的主人吗?”

女人道:“不是。”

东方雪儿道:“这柄短刀只能冰羽枯戒的主人看,其他人我是不会让看的。”

女人道:“短刀在哪里,不然我带你去见主人,你如果诓我,我可吃罪不起。”

东方雪儿迟疑片刻,从身上包裹中拿出一把短刀,没有见到刀身,就是看刀鞘都有一种古朴的感觉,这把刀一定是江湖上少有的利器。

女人突然脚下移动,伸手就来抓东方雪儿手中的刀,东方雪儿下意识把右手中短刀往回一收,左手同时出招。

女人身子跃后,惊讶的道:“索命手?你是东方世家的人?”

东方雪儿道:“东方世家东方雪儿。”

女人道:“你跟我进去吧,我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不过你可要想到后果,或许你永远不能离开冰羽枯戒。”

东方雪儿道:“现在我只想见到冰羽枯戒的主人,至于我是生是死,我是去是留,自然是我见到冰羽枯戒的主人,他说了算。”

女人道:“那好,你可不要后悔。”

东方雪儿道:“稍等我一下。”

东方雪儿转回身,来到方泽面前,道:“方公子,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我的消息。”

方泽道:“我怎么能让姑娘为了我的事冒险?”

东方雪儿道:“有公子这句话雪儿已经心满意足了。”

东方雪儿说着话,从身上取出一把短剑,道:“方公子,这把短剑从我出生那一刻就伴随着我,对我意义重大,今天我赠给你,希望每当你看到这把剑的时候还能想起我。”

方泽道:“既然此剑对姑娘如此意义重大,姑娘为什么要赠给我?”

东方雪儿道:“方公子,你先接剑,我才好说为什么要赠剑给公子。”

方泽这才伸手接过了短剑,东方雪儿这才满意,道:“这把短剑是东方世家日月二刃之一,这一把是月刃。等公子报得师傅的仇,那时候我就会告诉公子此剑对我的重大意义。”

东方雪儿跟随那个女人走进了冰羽枯戒。

方泽在等待,等待是最难熬的过程。

等了许久,冰羽枯戒里面再没有任何动静。

正当方泽着急的时候,冰羽枯戒门前又来了两个人,是两个姑娘。

前面的姑娘也就是二十刚出头的样子,穿着大红色的衣服,左手中握着一把剑。姑娘的长相绝对是能够让任何人惊艳,可惜却是一个冰美人。

在这个冰美人身边跟随的这个姑娘,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身穿淡黄色衣服,比这个冰美人暖了许多。

两个人来到铁门前,那个小姑娘喊道:“快快开门,游霞宫弟子特来见夜珍珠。”

听到小姑娘的话,杜充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那个冰美人向杜充看来,眼中带着一丝冰冷,让杜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小姑娘说完话,竟然铁门开了,走出一个人来,立在了门前,把铁门打开的口子正好被他的身体挡住了。

这个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朗声道:“我乃铁一绝,今日谁想要进入冰羽枯戒捣乱,也要过了我这一关。”

小姑娘哈哈大笑,铁一绝皱皱眉头道:“你笑什么?”

小姑娘道:“我笑你大言不惭。你当年在江东横行,可惜时运不济遇到了冷王,被冷王追逐大概滋味不好受吧?你从江东被追到了江西,无奈才踏入了冰羽枯戒。冷王不为难冰羽枯戒,你也就捡了一条命。自那以后你就留在了冰羽枯戒,这么多年从未离开过冰羽枯戒,是也不是?”

铁一绝大惊,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说起自己来竟然对自己的经历了如指掌。

铁一绝道:“没想到游霞宫竟然有如此优秀的弟子,真让铁一绝惭愧。”

小姑娘道:“这算得了什么,比起我姐姐来我可差远了。我身后这位姐姐,乃是我游霞宫大弟子,被称作二凤九龙其中一凤叶玲珑。”

铁一绝道:“那你呢?”

小姑娘道:“我是叶玲儿。”

铁一绝道:“游霞宫的弟子果然个个不凡,不过听说游霞宫弟子于衣服来论在游霞宫的地位。分为红紫黑黄白,你只不过比游霞宫的侍女略强一些,怎么你随便说几句话冰羽枯戒就能让你进去。”

小姑娘叶玲儿一撅嘴道:“我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人,如果你再年轻些,我考虑我会嫁给你。”

铁一绝喝道:“冰羽枯戒岂是你们玩笑的地方,快快离去。”

叶玲儿道:“玲珑姐姐,我们怎么办?”

后面的姑娘叶玲珑道:“游霞宫的命令,弟子必须完成。”

叶玲儿嘻嘻笑道:“玲珑姐姐,那就看你的了。”

叶玲珑往前迈了一步,冷冰冰的道:“让开。”

铁一绝道:“冰羽枯戒门前岂容你们如此猖狂。”

叶玲珑出剑,毫无预兆的出剑,而且一出剑就是致命的杀招。

二凤九龙是江湖十大派的年轻俊杰,排在首位的正是司马世家被称作战神的司马彦,其次是独孤世家孤独公子独孤羽,第三位东方世家东方正,第四位欧阳世家断魂公子欧阳琉云,第五位司马世家纵横公子司马纵横,第六位游霞宫叶玲珑,第七位龙吟坡米七,第八位静佛檀无哀,第九位竹林楼郭忆竹第十位落金台少主落航第十一位碧水阁常玉郎。

这些人物方泽也只是听别人提起他们,不曾想今天就见到了游霞宫的叶玲珑。

叶玲珑舞剑攻向铁一绝,铁一绝作为冰羽枯戒的守门人,自然有些手段,不容的任何人小觑。

杜充道:“大哥,我们怎么办?”

方泽道:“东方姑娘为我们涉险,我们不能再等了,进去看看。”

旁边走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人道:“今天冰羽枯戒可是难得热闹。”

方泽一看原来是师兄方重和七星崖四当家贺一刀。

方泽忙上前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新书推荐: 萌妻买一赠三 万恶的修真资本家 爱似烈火灼我心 动漫世界的秩序守护者 赠你一世似海情深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不好惹 至奥之奥未及晴空小憩 林枫苏月夕 桃运神医叶少川吕清雪 大秦之罗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