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孤晨轩 > 第039章新任楼主

第039章新任楼主(1 / 2)

符远真是遇到了他平生第一劲敌,从与剑王符不回学成剑法以来重来没有一个人让符远毫无办法,纵使同时使开数种剑法也没能困住叶游霞。符远由潇洒剑法费鲲指点,使出新学的潇洒剑法,其中夹杂着几招神鬼莫测的萧家鬼剑,让叶游霞有些惊讶,没想到面前的符远剑法已经到了如此境界。

符远一招使出,叶游霞没想到符远剑法出招方位如此古怪,衣袖被符远剑划了一道,同时叶游霞一掌打在了符远身上,符远只感觉四肢百骸都要碎裂一般,闷哼一声倒退几步,一时间竟然连手中铁剑都提不起来。

方泽冷空杨不归麻一了四个人同时挡在了符远面前,生怕叶游霞恼羞成怒对符远不利,红衣九弟子纷纷拔剑都站在了叶游霞身后。游霞宫红衣九弟子平时在江湖上哪一个都能够独当一面,在叶游霞面前却都毕恭毕敬,没有叶游霞发话谁也不会擅自动手。

叶游霞抬起衣袖看了看,不怒反笑道:“几十年不离开游霞宫,没想到江湖上出现了你这样的年轻高手。虽然比不了当年的一羽,可也难得了。”

提起付一羽叶游霞神色暗淡,叹息一声道:“我们走。”

叶游霞转身离开,再也没有了刚才神采奕奕的样子。红衣九弟子犹豫一下跟随在叶游霞身后,三弟子叶非烟七弟子叶归慕气愤离开,大弟子叶玲珑看了眼方泽,眼中满是痛苦之情,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五弟子叶栖霞看了看方泽,倒有些依依不舍。

方泽看到叶玲珑脸色苍白,似乎比在江南见到她的时候更憔悴了,想起在冰羽枯戒见到叶玲珑的时候,那个红衣冰美人。

等叶游霞带着红衣九弟子离开以后,方泽等人来查看符远的伤势。符远向众人摆摆手道:“我没事,我先去休息一会儿。”

符远铁剑归鞘,转身离开,独自朝着孤晨轩外走去。

冷空喊道:“二哥,你干什么去?”

符远并没有停步,脚步越走越快,身影渐渐消失,却远远传来声音道:“无论如何我要找出杀害潘兄弟和颜兄弟的凶手。”

一切归于平静,江北公子袁羽晨来到方泽身边,道:“方公子,在下急于回到江北,就此告辞了,他日如果孤晨轩任何一位兄弟到了江北,一定要来袁某府中做客,也让袁羽晨略尽地主之谊。”

方泽道:“方泽到了江北是一定要叨扰袁兄的。”

费鲲也向方泽道别,司马空嘱咐女儿司马静几句,盛文龙司马静也跟随袁羽晨一行离开了。

他们走了以后,龙吟坡静佛檀欧阳世家这些人都纷纷离开,最后就剩下司马空为首的司马世家弟子和独孤靖。

回到大厅,司马空仍然表达对于顾惜明的事情的愧疚之情,也要与孤晨轩一起找出杀尊者。司马空说着话,他身后站着司马灵目不转睛的看着方泽。出了顾惜明的事情,司马空当然不会在这样的场合提及方泽与女儿司马灵的事情,只是希望能够早些找出杀尊者,替顾惜明报仇,到时候女儿司马灵能够嫁给方泽。

司马空说着话偷眼往四周一看,只有方泽还略带微笑听他说话,其他如冷空杨不归都在想着心事,麻一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快要睡着了。

司马空本来留在最后也是想表达他与孤晨轩关系不一般,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孤晨轩,看来自己也该离开了。

司马空还算识趣,起身向方泽辞别,司马灵自然对方泽依依不舍,多希望方泽能够说一句挽留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留在孤晨轩的。可是方泽并没有说,甚至多看她一眼都没有。

孤晨轩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大厅中方泽居中而坐,他身后站着方竹林。左边坐着冷空杨不归,右边坐着麻一了杜充。

冷空首先道:“大哥,杀害五弟的凶手既然是逍遥宗的杀尊者,我愿意去找出杀尊者替五弟报仇。”

杨不归道:“既然三哥要去替五弟报仇,必然马到成功,我也就放心了。不归愿意去杀杨随风,提他的人头到雪山换解冰火之毒的办法,也算对得起素素姑娘。”

麻一了道:“看来我只能给大哥去找独孤羽了。”

方泽道:“那兄弟们以半年为期限,半年后无论成败如何,都要回到孤晨轩。”

冷空杨不归麻一了同时起身,道:“好。”

方泽道:“三弟,逍遥宗八大尊者个个神秘莫测,杀尊者我们谁也不清楚他面貌如何姓字名谁,所以你此去一定要小心为上。”

冷空道:“大哥放心,冷空虽然武功不济,危急时刻保命还是能的。”

方泽点点头道:“大哥相信你,江湖上又有几个人能够在冷血书生面前讨得好去。”

方泽又看向杨不归,道:“不归,杨随风之名你我都是第一次听说,能够列入逍遥宗八尊者想必自然有过人之处,一切小心。”

杨不归哈哈大笑道:“大哥,一个小小的杨随风,我就是上天入地也要把他找出来,无论如何我也要让素素姑娘恢复容貌。”

站在方泽身后的方竹林道:“四哥,其实药尊者……”

没等方竹林说完,杨不归怒喝道:“你叫我什么?四哥?你一个逍遥宗的小丫头敢称呼我四哥?药尊者怎么了,你还要在我杨不归面前给他求情不成?”

方竹林满脸通红,两眼含泪怯怯诺诺的道:“不是的。”

杨不归冷哼一声道:“今天你是站在我大哥的身后,否则我的铁拐可不会对你留情。”

杨不归铁拐轻轻支地,身子跃出了大厅,转眼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冷空对方泽道:“大哥我也要走了,临走之前我奉劝大哥一句,就刚才司马世家的二小姐也愿意留在大哥身边,你却偏偏让一个逍遥宗来历不明的人留在你的身边。冷空不敢管大哥的事,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方泽把竹林拉在自己面前,手一指竹林淡淡的道:“她是方竹林,是我孤晨轩的人,是我的妹妹,也是你们的妹妹。”

冷空本来冰冷的一张脸此刻却难得的挤出了一丝笑容,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清楚冷空的人都知道,冷空号称冷血书生,是冷王冷崔的孙子,平时很难见到他脸上带笑。冷空出现笑容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对孤晨轩的兄弟,当然能让他笑那也是遇到了特别高兴的事。另外冷空能够出现这种笑容,那就是他要杀人的时候,而且是无论如何要杀的人。

现在冷空就露出了这样的笑容,方竹林哪里清楚冷空笑容的含义,即使知道她也会想冷空是已经接受了她。

方竹林没想到刚才还很凶的冷空突然脸上有了笑容,冷空往前迈了一步,笑容更甚之前,一张常年没有笑容的脸上突然有了一种诡异的笑容,自然有一种恐怖的感觉。

方竹林笑盈盈施礼,道:“小妹见过冷三哥。”

冷空没有任何回应,又往前迈了一步,再往前走一步伸手就可以碰到方竹林了。方竹林看着冷空的眼睛,莫名产生一种恐惧,不由得退步往方泽身后躲去。冷空抬脚又要往前迈一步,方泽咳嗽一声道:“三弟。”

冷空抬起的脚没有落下,而是退了一步,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又是那张冷冰冰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冷空道:“大哥,我去提杀尊者的头来见你。”

冷空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身子已经跃出了大厅,转眼间离开了孤晨轩。

麻一了起身与方泽作别,也离开了孤晨轩。

现在大厅中只有方泽方竹林和杜充,刚才还吵闹的大厅现在变得异常安静,还是方泽打破了这种安静。

方泽道:“你们都去休息吧,我再待一会儿。”

杜充道:“潘信和颜炎都是落花镇跟随我的兄弟,他们都是死在萧家鬼剑之下。其他兄弟都去找寻凶手,杜充岂能在孤晨轩休息。”

方泽淡淡的道:“那你想做什么?”

杜充道:“我要找出杀死潘信和颜炎的凶手。”

方泽道:“你怎么去找?”

杜充道:“大哥明明心里已经知道凶手是谁,却为什么不说出来?”

方泽冷笑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知道凶手是谁,你倒是已经知道我知道凶手是谁,真是奇怪。”

杜充道:“我知道大哥心里难受,但是她杀了潘信和颜炎,大哥不忍心动手就交给我,我纵然无能拼死也要杀了她。”

方泽面无表情,道:“你越说越说的我糊涂了,你说凶手是谁啊?”

杜充道:“今天早上孤晨轩少了谁谁就是凶手。”

方泽突然一掌拍在身旁的桌子上,桌子碎裂。方泽手臂抖动,脸色发白,怒喝道:“你竟然怀疑到你自己的兄弟身上。”

杜充噗通跪在方泽面前,道:“杜充现在就是死了也不会怀疑琉怀,我说的是贺一刀的女儿贺影儿。”杜充说到贺一刀的女儿贺影儿的时候特意加重声音。

方泽道:“影儿在七星崖下跟随我,那时候她武功低微。和我在雪山一待就是七年,她哪里能学的了萧家鬼剑,何况萧家鬼剑只传萧家后人。”

杜充道:“二哥不也不是萧家人,照样还不是学了萧家鬼剑。符伯母肯违背萧家的规矩,那么别人也能。我看能传给贺影儿萧家鬼剑的,逍遥宗那个萧媚儿还有那个萧然就有可能。”

方泽此刻气愤难当,怒喝道:“六弟,我知道潘兄弟被杀你很难过,兄弟几个哪个不难过,可是你怎么可以胡乱说这些事都是影儿做的呢?”

说到后来方泽语气和缓了许多,杜充道:“大哥我现在就去找证据,到时候让我找到证据真的是贺影儿,大哥不忍心杀贺影儿那您也别拦着我。”

方泽道:“你只要找到证据这件事真的是影儿做的,我当然不会对她留情。”

杜充道:“大哥就留在孤晨轩等候消息,杜充绝不会无功而返。”

杜充站起身转身离开,到了大厅门口,却停下了脚步,回头对方泽道:“大哥,留下您一个人你可要注意这个逍遥宗的小丫头。”

杜充狠狠瞪了一眼方竹林,眼神中透着杀气,今日没有方泽在这里坐着,恐怕方竹林早已经被碎尸万段了。

看着杜充离开,方泽长叹一声,方竹林道:“大哥,你是因为影儿姐姐叹息吗?”

方泽道:“琉怀和影儿离开孤晨轩只是巧合,影儿再见到我一定会给我解释到底怎么回事的。”

方泽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再对方竹林说话。

方竹林走到方泽面前,噗通跪倒,道:“大哥,我虽然从小在逍遥宗长大,可我绝对不会伤害大哥的。在这个世上除了清清小姐,就只有大哥对我这般好了。竹林都不知道如何报答大哥,怎么会加害大哥呢?”

方泽伸手把竹林扶了起来,笑着道:“其实他们说那些话也不是针对你,这只是逍遥宗给他们的印象,何况前不久惜明就被逍遥宗杀尊者杀了。你也不要多想,时间久了你就会知道的。”

方竹林点点头道:“大哥放心,我一定会让孤晨轩所有的兄长对我刮目相看的。”

方泽道:“看来你在逍遥宗一定也让所有人刮目相看了?”

本来已经站起来的方竹林却又跪了下去,道:“大哥,你要问我关于逍遥宗的事我万万不能回答,毕竟他们对我都挺好的。”

方泽笑着道:“我不会问你逍遥宗的事,不过以后谁问起你来你就是孤晨轩方泽的小妹,与逍遥宗毫无瓜葛。”

方竹林这才脸露笑容,站了起来道:“我今后一定好好服侍大哥,就做大哥身边的小丫头。”

方泽道:“那你总该告诉我清清让你待在我身边是为了什么?”

方竹林道:“当然是服侍大哥了。”

方泽道:“当时清清本来要带你走,可是琉怀和影儿来了以后她就把你留在了我的身边,这是为什么?”

方竹林道:“竹林只是大概明白小姐的意思,只是不敢妄下定论,胡乱猜测。不过大哥遇到危险,竹林就是性命不要了也要保护大哥的。”

方泽苦笑道:“看来你是知道些什么,又牵扯到逍遥宗了,那我也就不难为你了。不过真的有一天需要你保护我,那我这就不是孤晨轩方泽了。”

其实方竹林真的知道什么想要告诉方泽,方泽也未必会让方竹林说。方泽隐隐感觉这件事和欧阳琉怀、贺影儿有关,没有杜充那番话方泽也对欧阳琉怀和贺影儿离开有些奇怪,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想,想下去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方竹林看方泽在想着什么,轻声道:“大哥,你不问我关于逍遥宗的事情我很感谢你。不过有一件事我想我应该告诉你,我怕我现在不告诉你将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会恨我的。其实大哥已经在江南见过药尊者了。”

方泽本来想着贺影儿和欧阳琉怀的事情,猛然听方竹林说自己已经见过药尊者了。方泽抬起了头,道:“我在哪里见到了杨随风?”

方竹林道:“我说大哥已经见过药尊者了。”

方泽道:“药尊者不是杨随风吗?”

方竹林嘴唇轻咬,道:“不管了为了大哥我就破例一次。杨随风是谁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逍遥宗的药尊者并不是杨随风。”

方泽急忙道:“那药尊者是谁?”

方竹林道:“路风流。”

方泽脸色骤变,惊呼道:“什么?”

方泽惊呼出声之后,方竹林眼前人影闪过,方泽已经跃出了大厅。

方竹林一脸迷茫,不知道方泽怎么听到这个消息就离开了大厅。

还没等方竹林反应过来,方泽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伸手把方竹林揽在怀里,又跃出了大厅,离开了孤晨轩。

方竹林只感觉耳边风声呼呼,方泽脚下不停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黑了,方泽才停下脚步,抱着方竹林的手也松开了,轻叹一声道:“只希望不归找不到杨随风,无功而返也是万幸了。”

新书推荐: 墨少轻宠小逃妻云薇薇墨天绝 墨少宠婚甜绵绵云薇薇墨天绝 错嫁帝少成良缘云薇薇墨天绝 妖孽奶爸在都市叶辰苏雨涵叶萌萌 方羽唐小柔 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虽然人设选好了,但是没入戏怎么办 我是大佬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书之一觉醒来苏遍全世界 重生六八:我带妹妹虐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