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孤晨轩 > 第043章雅琴双姝

第043章雅琴双姝(1 / 2)

符远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孤晨轩,自从跟随剑王符不回学剑以来那份临危不乱淡定自若荡然无存。本来以为自己集齐江湖几大绝世剑法就可以独步武林,甚至已经超越了当年的剑王符不回,而且还学到了江东萧家鬼剑和江北费家潇洒剑法,可谓当今剑法第一人,足够有实力与萧然一战。没想到遇到叶游霞打破了自己这个梦,即使自己使出浑身的力量,施展全部所学也不能奈何叶游霞。

符远此刻只有沮丧,走起路来脚下都有些飘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到了什么地方。

符远正往前走,只听远处飘飘忽忽传来声音道:“符公子留步,符公子留步。”

这声音传在符远耳中由弱增强,倒让符远迷乱的大脑突然清醒了许多,符远停住了脚步。

符远刚停住脚步,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符远面前,在符远面前站着一个和尚,正是静佛檀广义大师。

符远见是广义,有些意外,道:“大师叫住符远有什么事吗?”

广义道:“符公子匆匆离开孤晨轩,广义甚是担心。刚才公子和叶游霞一战,真是近几年我看的最精彩的一场打斗。”

符远黯然道:“符远技不如人,这番话大师还是找叶游霞说吧。”

广义道:“难道符公子认为刚才一战你败了吗?”

符远脸现怒色,道:“大师是来取笑符远的吗?”

广义道:“符公子误会了,广义并没有取笑公子的意思。”

符远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广义道:“离此不远是我朋友的住所,我已经给公子安排下了酒菜。我怕其他人请不动公子这才亲自来请公子,不知公子可愿意坐下来慢慢听我讲呢?”

符远道:“能够得到大师邀请,符远不敢推却。”

广义哈哈大笑,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公子请。”

符远跟随广义,走了没多久到了一座宅院前,周围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再无别的人家。宅院大门上悬挂着一块牌匾,匾上写着三个大字“雅琴居”,三个字轻灵秀气,却有刀棱剑刻的感觉。

广义大师上前推门,门应声而开,院落中的景色却是另外一个场景,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符远跟随在广义身后走进了院落,把刚才的失落暂时抛去,开始好奇这座宅院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

广义大师对这间院落似乎很熟悉,符远紧紧跟随在后,院中不时出现一些姑娘,她们都是一样的装束,每人都配着一把剑。两个人越往里面走这些装束的姑娘越来越多,直到到了一间房子前,两边各有二十名姑娘,个个都面无表情,对广义大师和符远的到来毫不理会。

广义大师停住了脚步,几乎同时这间房的房门也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一身翠绿的衣服。

姑娘看到广义大师满脸的笑容,道:“大师您可回来了。”

姑娘转头看向符远,打量许久道:“你就是符远吧?也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还需要大师亲自去请你?”

广义大师沉声道:“琴儿不得对符公子无礼。”

广义大师转脸对符远道:“符公子,不要介意,琴儿被家里人宠坏了一向口无遮拦。”

符远道:“我怎么会介意一个小孩子说的话呢?何况符远也的确没有什么本事。”

姑娘笑着道:“大师,他自己都承认他没有什么本事了。——既然你没有什么本事,就不配走进雅琴居。”后面的话却是对符远说的。

这个姑娘的话音刚落,从屋中又走出一个姑娘,一身淡黄色衣服,年纪也就在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她来到符远面前,轻笑道:“符公子是剑王一脉的传人,剑法独步江湖,今日能够来到小小的雅琴居,实在是蓬荜生辉。符公子,小妹只是和公子开个玩笑,公子不会介意吧?”

符远本来听到先前那个姑娘的话心中气愤,什么时候也没受过这样的气啊。如今出来的这个姑娘却对符远很是客气,符远心中的那一丝不满早已经荡然无存,何况自己是被广义大师带来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里出什么事情。

广义大师哈哈大笑道:“符公子屋中请。”

符远跟随广义大师走进屋中,正对屋门的墙上有一副壁画特别显眼,壁画上画的是十个年轻姑娘,这十个姑娘或站或坐,有的在舞剑,有的在抚琴,神态各异栩栩如生,不过这十个姑娘都看向天空中飞舞的一只凤凰。在此间出现的这两个姑娘赫然正是图中十个姑娘的其中两个,壁画中她们穿的衣服正是和她们现在穿的衣服一模一样。壁画中穿淡黄色衣服的姑娘就坐在抚琴姑娘的身边,脸上有淡淡的忧伤,似乎在倾听琴声似乎是在冥想。而穿翠绿色衣服的姑娘就站在穿淡黄色衣服的姑娘身后,脸上有一丝天真的笑容,似乎不愿意听琴声想要离开,可是有穿淡黄色衣服的姑娘在却不敢挪动一下脚。

符远更加惊奇,不知道这副壁画是何人所为,真的是丹青妙手,让人叹为观止。

在这间屋子中有一张饭桌,桌边还坐着两个人,一个穿青袍一个穿红袍,年纪都在四十多岁的样子。这两个人看到广义大师和符远走了进来,都站了起来。

广义大师分别给符远介绍这两个人道:“符公子,这位就是此间的主人公孙盘,旁边这位是端木锦。”

符远从来没有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两个人,能够和静佛檀广义扯上交情的想必不是一般人。

青袍客公孙盘笑着道:“早听闻剑王一脉的传人英雄了得,公孙盘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今日符公子竟然就来到了雅琴居,真是我们的缘分。”

符远也客套几句,这才一一落座。符远这才知道那两位姑娘是亲姐妹,原来是公孙盘的侄女,穿淡黄色衣服的姑娘是姐姐名叫公孙雅,穿翠绿色衣服的姑娘是妹妹名叫公孙琴。

广义大师道:“符公子,今日特意把你请到雅琴居,就是想替公子解答今日之惑。”

符远道:“愿听大师金言。”

广义道:“叶游霞本来是江东富商的女儿,她怎么就能够在三十年前自创游霞宫,武功横扫江湖,短短几年游霞宫能够位列江湖十大派之内,能够与四大世家分庭抗礼?她的武功来历江湖上鲜为人知,恰恰我就是其中之一。今日符公子得知叶游霞的武功来历以后,一切也就不足为奇了。”

符远道:“大师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广义道:“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何况符公子是剑王一脉的传人,我可不想公子受此挫败而一蹶不振。”

符远苦笑道:“剑王一脉的传人,这个包袱我已经背了八年之久,我自己也曾认为我的剑法天下无敌。今日败在叶游霞手中,我刚开始的确也很失落,可如今想来这又算的了什么。也让我彻底放下了剑王一脉传人的包袱,学无止境,剑在心中。”

公孙盘道:“好一个剑在心中!符公子今日能够有此想法,我看下一次遇到叶游霞就会让她败在公子剑下。”

广义大师道:“一年前在静佛檀前见到公子,剑虽未出鞘就已经喝退了独孤剑,那时候我就在想公子的剑法一定比在七星崖更胜一筹了,不愧是剑王传人。”

符远道:“这些年我几乎学到了天下最顶尖的剑法,可是这些剑法在我手中只有其形却无其势。今日与叶游霞一战,叶游霞虽未拔剑我却感觉到了她的剑势,即使我使出了我所学所有的剑法也不能逼退她一步。我的确有些佩服叶游霞了,她不但创立游霞宫,剑法已经达到了如此境界,她门下红衣九弟子更是个个不俗,也真是了不得。”

广义大师道:“今日我想给符公子讲一个故事,听完这个故事公子就知道叶游霞剑法为什么能够达到如此高的境界。”

符远道:“请大师告知。”

广义大师道:“那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叶游霞出生富贵之家,本来衣食无忧。可是叶游霞有一个哥哥叫做叶双平,最是喜欢习武,也在江湖上闯下了名头。后来叶双平与他的好友无意中得到一部武功秘籍,不知道什么原因叶双平与他的好友分开了。叶双平独自回家,没想到受到了江湖人物的追杀,问他索要秘籍。叶双平后来不知去向,有人说他被江湖人物杀了,有人说他落入了悬崖,也有人说他掉入江中,总之从此以后叶双平就在江湖上消失了。叶双平虽然消失了,可是这些江湖人物没有得到秘籍,把所有的怨恨都撒在了他的家人身上。叶游霞也算死里逃生,那天她刚好不在家中,免遭毒手。事后叶游霞流落江湖,她也想要学得绝世武功替家人报仇,她认为她第一个仇人就是她的哥哥叶双平。也该叶游霞能够学得绝世武功,因为她误闯入了夜来城。”

符远大惊道:“什么?夜来城?”

广义道:“不错,她就是进入了夜来城。”

公孙琴道:“那叶游霞在夜来城学到了绝世武功?”

提起夜来城广义似乎想到了什么,叹息一声道:“夜来城恐怕是所有江湖人都渴望去的地方,可惜在夜来城你能够学到绝世武功,那也代表你已经放弃了你的自由。”

符远道:“大师怎么会了解夜来城?难道大师去过夜来城吗?”

广义大师叹息一声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今天之所以和你讲这些事情,只因为我不希望你离开孤晨轩,也不希望你如此消沉,更要让你知道夜来城的可怕。”

符远道:“夜来城再厉害和我有什么关系?”

广义大师道:“和你当然没有关系,可是和方泽却有莫大的关系。”

符远道:“我知道我大哥的父亲就是来自夜来城,可是夜来城从未再江湖上出现,和我大哥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广义大师道:“你错了,一旦夜来城的人在江湖上出现,恐怕首先遭殃的就是你的大哥方泽。”

符远道:“怎么会?”

广义大师道:“最近我听到一些夜来城的消息,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你大哥就会有麻烦。我现在阻拦你离开孤晨轩,就是要让你陪在方泽身边,保护他不能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符远惊讶道:“夜来城会对我大哥不利?”

广义大师道:“因为最近夜来城知道了方泽就是付一羽的儿子,而付一羽未离开夜来城的时候他可是夜来城的主人。一旦夜来城的人找到方泽,他们就会带方泽回到夜来城,在夜来城方泽可以得到夜来城的一切,可是他终身将不可能离开夜来城了。如果你希望方泽回到夜来城,今日我的话就当给你讲了个故事吧!”

广义大师说话平淡,可是当他提到夜来城,他眼神总有一丝变化,有惊惧有害怕甚至还有绝望。

符远开始替方泽担心,站起身向广义大师拱手施礼道:“多谢大师相告,我现在就回到孤晨轩,任谁也休想动我大哥分毫。”

正在此刻只听到屋外远远传来女人的声音,悠悠长长,道:“夜来城的故人,三十年不来见我今日我亲自来见你了。”

符远脱口而出道:“是叶游霞,她怎么会来到这?”

广义大师淡淡的道:“符公子,你先离开吧,这里的事我来处理。”

符远道:“我要再次会一会叶游霞,让我也看看夜来城的功夫到底如何。”

只听外面兵器碰撞声女人呼叫声响起,公孙琴怒喝道:“什么人也敢来雅琴居撒野,今天我让你们有来无回。”

这个姑娘起身拔剑已经跃出了屋子,符远看到这个公孙琴的身手不由得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姑娘也有些本事。

公孙雅见妹妹公孙琴出去了,连忙喊道:“琴儿。”公孙雅也知道公孙琴的脾气,知道不能叫回公孙琴,她也跟随走了出去。

公孙雅公孙琴一出去,公孙盘端木锦都站了起来,纷纷跃出了屋子,符远和广义大师也都出了屋,此刻叶游霞带着门下九大弟子都已经到了,只见雅琴居的女弟子伤痕累累,而游霞宫九大弟子毫发无伤。

叶游霞悠闲自得,看到广义大师符远等人出来,道:“都住手吧。”她的话在游霞宫弟子面前就是圣旨,门下九大弟子都收剑后退,雅琴居的弟子也都退后。

可是游霞宫弟子叶归慕没有退后,因为公孙琴手中舞剑步步紧逼,每一招每一势都是杀招。叶归慕是游霞宫红衣九弟子之一,她的实力可想而知,能够和她难分胜负,那么公孙琴的实力更是不可小觑。

符远看到公孙琴越来越有些惊讶了,没想到这个小姑娘也有这样的实力。

叶游霞冷声道:“没听到我让你们住手吗?”

叶游霞的声音虽然不怎么高,可是听在叶归慕耳中如同雷击一般,连忙收剑后退。公孙琴没有停手的意思,一剑仍然向叶归慕刺来,可是叶归慕纹丝不动,看这样子即使公孙琴一剑刺到她的身上她都不会动一下。

公孙盘怒喝道:“琴儿还不退下。”

广义大师轻声道:“不要再胡闹了。”

新书推荐: 方羽唐小柔 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虽然人设选好了,但是没入戏怎么办 我是大佬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书之一觉醒来苏遍全世界 重生六八:我带妹妹虐渣渣 甜宠生情沈远宜顾霆深 我在三界做主播 退役兵王段凌天 孤岛女神张起萧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