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孤晨轩 > 第045章落花留情

第045章落花留情(1 / 2)

方泽目前并没有遇到夜来城的人,他也没有听说任何关于夜来城的消息。

方泽离开竹林楼,内心有失落有伤心,更多的是不相信自己遇到的事情会是事实,可是一切成为事实,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去接受。那个在竹林楼出现的人,那个使出鬼剑重伤司徒落芸的人,会不会就是在雪山之巅杀死颜炎,在碧落山庄杀死欧阳琉春,又在孤晨轩杀死潘信的人?即使有太多的证据证实这一切都是一个人做的,就是在竹林楼出现的那个人做的,方泽仍然在千方百计想要找出一个理由,只在说服自己这一切都不是她做的。可是方泽绞尽脑汁他都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可是结果又是方泽最不能接受的,因为他知道在竹林楼出现重伤司徒落芸的人正是八年来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贺影儿。

方泽与贺影儿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感情,贺影儿十岁那年方泽从七星崖下把她救走,那一刻就注定他们的关系会很特殊。颜炎在雪山之巅被鬼剑所杀,那时候方泽就下定决心一定找出凶手替颜炎报仇。欧阳琉春死在碧落山庄,方泽从欧阳胜手中接过断魂令也曾答应欧阳胜要杀死凶手。可是此刻命运在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兜来转去这个自己一直寻找的凶手竟然就是在自己心中有一席之地的贺影儿。方泽不相信这是真的,更多的是不愿意去相信。

方泽不知道贺影儿怎么会使出鬼剑,是谁教给她鬼剑的,但是方泽更恨那个接近贺影儿并且教给她鬼剑的人。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这个事实让方泽不知所措,太多可怕的后果方泽都不敢想下去。

方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哪里又能抹去他此刻内心的痛苦呢?

方泽一路走来,可能是内心驱使,越来越靠近落花镇。

方泽再一次走进落花镇,落花镇早已经不是八年前的那个落花镇。就是在八年前方泽第一次与东方雪儿相识,在这里做出对贺一刀的承诺,在这里与顾惜明相识,在这里顾惜明决定从此以后追随方泽。八年前的一切都是从落花镇开始,可是现在的落花镇早已经物是人非,成为名副其实的鬼镇,甚至空气中仍然弥漫着血腥。

此刻方泽站在落花镇,可能这是他一生中最痛苦伤心落寞的时候,过去的回忆不知道算不算的上美好,只是结局和现在的落花镇一样充满着血腥。

方泽在街道上走着,原本还算繁华的落花镇却连一个人也没有了。可是在方泽眼中却映入一个姑娘的身影,一身素白的衣服,手中持剑,向方泽的方向飞奔而来。在这个姑娘身后追来三道身影,听到呼喝之声。方泽看到这个年轻的姑娘,看的有些愣住了,这个姑娘简直和八年前的东方雪儿太像了,从神态从举止简直就是东方雪儿。

素服姑娘很快来到了方泽面前,白色的衣服上有斑斑血迹,似乎是受了伤,脸色略显苍白,有些惊慌。后面追来的人离这个姑娘越来越近,明显这个姑娘体力已经不支。

姑娘看到方泽,误以为和追他的人是一伙的,轻咬嘴唇,一剑向方泽刺来。可是她一剑刺出,只感觉身边吹来一阵风,面前的方泽不见了踪影。

方泽闪身避过姑娘刺来的一剑,挡在了后面追来的几个人面前。这几个人没想到在落花镇还会有别人,而且会挡住他们的路。

最前面是一个血红色衣服的年轻姑娘,手中持剑,怒目瞪着方泽。

在这个姑娘身后跃出两个青衣汉子,每人手中一把单刀。一个汉子怒喝道:“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胆敢阻挠我们办事?”

方泽面无表情,语气冰冷的道:“无论你们是什么人,请你们立刻离开落花镇。”方泽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声音中透着冰冷,听到对面这几个人耳中他们能够感觉到一种死亡的味道。

素服姑娘本来还在向前飞奔,可是听到方泽的话,她这才知道方泽原来不是和追她的人是一伙的,而且还拦住了追自己的人。素服姑娘停住了脚步,转身走到了方泽身边,轻声道:“谢谢你出手帮我,不过我不想因为我让无辜的人送命,你走吧。”

对面一个青衣汉子冷笑道:“挡了逍遥宗的路就这么容易想要离开吗?”

方泽道:“你们是逍遥宗的人?”

穿血红色衣服的姑娘道:“逍遥宗穆四娘。”

方泽没有理会穆四娘,却对身边的素服姑娘道:“能够让逍遥宗十一凤如此穷追不舍,想必你的身份不一般啊?”

素服姑娘道:“我是东方世家东方落。”

方泽皱皱眉头,道:“东方雪儿是你什么人?”

素服姑娘东方落道:“正是我姑姑,你认识我姑姑?”

方泽没有回答东方落,对穆四娘淡淡的道:“你们请回吧!”

穆四娘冷笑道:“你好大的口气,只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想让我们离开。这个世上谁也不能阻拦我穆四娘办事,否则只有死。”

方泽道:“你回去告诉付啸天,今天这件事是我管的。如果他不听我的劝告,仍然这样下去,下一次我见到逍遥宗的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穆四娘冷冷的道:“你是什么人?”

方泽道:“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你回去只要向付啸天说出我的容貌,他就知道我是谁了,他也不会责怪你们。”

穆四娘哈哈大笑,道:“我穆四娘杀人无算,还从来没有遇到你这样的狂徒。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让我们放过你还能够让大护法不责怪我们。”

旁边一个青衣汉子哈哈大笑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可惜今天遇到了四姑娘。你知道不知道四姑娘身上这件衣服就是用人血染红的,今天看来四姑娘衣服会更加鲜艳的。”

方泽道:“杀人无算穆四娘,让我看看你今天是如何杀我的。”

一个青衣汉子道:“杀你还用得着四姑娘吗?”

青衣汉子身子跃起,一刀向方泽劈来,可是刀劈下却已经不见了方泽的踪影。青衣汉子略有些惊慌,双脚刚落地,只感觉后脖颈一痛,随后身子就飞了出去。速度太快,青衣汉子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青衣汉子身子向另外一个青衣汉子撞去,另外一个青衣汉子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两个人就已经相撞,双双倒地不起。

穆四娘眼神收缩,身子向方泽跃去,同时一剑刺出,她的速度够快够狠,当然那个青衣汉子不能和她相提并论。穆四娘出招就是杀招,她知道面前的人的确有狂的资格,不过穆四娘认为在自己面前还是狂的过头了。

在逍遥宗十一凤是特殊的存在,她们直接听命于宗主卫无极和大护法付啸天。十一凤每个人都功夫不凡,穆四娘有个绰号叫做杀人无算红衣血煞,在十一凤当中最是心狠手辣。

穆四娘一剑快似一剑,一剑狠如一剑,她想要把方泽置于死地,可是她从一开始就在低估方泽,动上手以后更是丝毫不能奈何方泽。

方泽没有还手,只是一味的躲避,却让穆四娘渐渐感觉到了可怕。穆四娘忽然脑海中闪过一个人来,那就是逍遥宗大护法付啸天的侄儿方泽,鬼王一脉鬼影步的唯一传人。穆四娘瞬间明白了,面前的人就是方泽,原来他对自己说的话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穆四娘不敢再停留片刻,身子向后跃去,再不敢回头转身飞奔而去,也顾不得管那两个青衣汉子的死活。

穆四娘走了,方泽没有理会站在一旁满脸惊讶的东方落,转身就要离开,他不想与东方世家的弟子再有任何瓜葛。八年前在冰雪山庄发生的事情,让方泽不敢也是不愿意去回想。

可是东方落没有打算让方泽就这么离开,她挡在了方泽面前,满脸的笑容,道:“谢谢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方泽冷冰冰的道:“没有那个能力就好好待在冰雪山庄,不要再让我在江湖上见到你。”

东方落收回了笑容,她不知道方泽为什么会对她冷冰冰的。看着方泽就要离开,东方落大声道:“我知道我本领低微,没有你这样的功夫。可是我来到落花镇只想找寻一个答案,如果得不到这个答案,即使我人在落花镇心也不在落花镇。”

方泽停住了脚步,语气略显缓和的道:“你来到落花镇想找什么答案?”

东方落道:“我现在的名字是后来姑姑给我取得,之所以取一个落字,姑姑告诉我她所有美好的记忆都从落花镇开始,但是所有痛苦的回忆也是从落花镇开始,落花镇对姑姑来说意义重大,因此姑姑才给我取个落字,她说我在她心中是和落花镇一样的重要。这次我离开冰雪山庄来到落花镇,就是想看看落花镇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让姑姑不能够忘记。”

方泽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

东方落道:“我也不清楚,只感觉你给我熟悉的感觉,我才讲给你听的。”

方泽道:“你找到答案了吗?”

东方落摇摇头,又点点头,笑着道:“似乎找到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要的答案。”

方泽道:“无论是不是你想要找的答案,既然已经有了答案,也算完成了这件事。你该离开了,你该回到冰雪山庄了。”

东方落道:“我虽然找到了答案,可是我还想要验证答案是否正确。”

方泽道:“何必多此一取呢,验证的结果和自己心中的答案如果不一样,会让自己受伤的。”

东方落静静的听着,不知道方泽是对自己说,还是一个人自言自语。

方泽看到东方落站在自己的面前,眼睛忽闪忽闪听着自己说话。方泽道:“现在你跟着我,我送你回冰雪山庄。”

东方落脸上闪过一丝喜悦,道:“你要送我回冰雪山庄?”

方泽道:“我不想我刚刚救了你,等我离开你就被人杀了。”

东方落道:“你救了我,还要送我回冰雪山庄,我总该知道你的名字吧?”

方泽道:“你还是不要知道我的名字为好,不然会惹来许多麻烦。”

东方落笑着道:“你的名字能惹来麻烦,你不会是方泽吧?”

方泽有一丝惊讶,看向东方落,东方落笑着道:“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方泽这个名字,我知道他给姑姑惹来了许多麻烦。天底下要说一个名字能够惹来麻烦,在我看来只有方泽这个名字了。”

方泽淡淡的道:“你姑姑经常向你提起方泽吗?”

东方落道:“我第一次听到方泽的名字还是八年前,那是我记忆中姑姑离开冰雪山庄时间最长的一次。姑姑那次回来睡了一天一夜,她似乎很累很困,醒了以后就和爷爷大闹了一场,从那以后我很少能够看到姑姑的笑容了。就在那时候我才知道父亲也出事了,那段日子只有姑姑陪在我的身边。有一次我想和姑姑开个玩笑,我假装睡着了,姑姑坐在我的床边,一个人自言自语,那时候我才知道姑姑每天闷闷不乐全是为了一个叫做方泽的人。八年来在冰雪山庄只有姑姑在以为我睡着了的时候一个人自言自语提起方泽,我再也没有听其他人说过方泽这个人。八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到冰雪山庄提亲,可是都被姑姑赶了出去,爷爷看到也只是唉声叹气无可奈何。在一年前许多长辈也开始提起方泽,只不过他们都背着姑姑。司马世家邀请去烟晨山庄,姑姑竟然提出来她要去,不但许多长辈惊讶,就连我也很惊讶。后来我才知道那一次方泽也去了烟晨山庄,可是他却让姑姑再次伤心。姑姑从烟晨山庄回来以后更加的闷闷不乐,还大病了一场。我也不清楚这个方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给姑姑惹来了许多的烦恼。”

方泽淡淡的道:“你恨方泽吗?”

东方落道:“我为什么要恨他我只是很好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够让姑姑对他念念不忘。”

方泽苦笑,道:“我们该离开了。”

方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要送东方落回冰雪山庄,真的是怕东方落在遇到逍遥宗的人还是别的原因,连方泽自己也不清楚。

一路上方泽不说一句话,东方落静静的跟随在方泽身边,他觉得方泽是个很古怪的人,或者说是充满了故事的人。

两个人就要离开落花镇,可是前面大道上走来两个人。方泽皱皱眉头,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到落花镇。方泽不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一拉身旁的东方落,躲入了一座宅院中。

两个人刚躲起来,就看到了两个人,看到这两个人方泽眉头紧锁。原来这两个人方泽都认识,一个是南宫世家南宫平,另外一个却是逍遥宗善阎罗司徒峰。

南宫平道:“善阎罗,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任谁也不会来到这座鬼镇的。”

善阎罗司徒峰道:“杀尊者怎么没有来?”

听到杀尊者这三个字,方泽注意他们说什么,这个杀尊者就是杀死顾惜明的罪魁祸首,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南宫平道:“善阎罗,你也知道杀尊者一向不轻易露面,烟晨山庄的事情杀尊者一直很生气,怪怨你们办事不利。”

善阎罗司徒峰冷冷的道:“不会是杀尊者在烟晨山庄杀了顾惜明,怕引来孤晨轩的人开始害怕了吧?”

南宫平怒道:“善阎罗,这句话如果让杀尊者听到,你应该知道后果。”

善阎罗道:“后果?那你应该让杀尊者自己想想杀死顾惜明的后果吧。”

南宫平道:“孤晨轩又如何,没有大护法保护,杀尊者早已经荡平了孤晨轩。”

善阎罗道:“难道杀尊者除了传授给你狂妄,难道就没传给你点其他的?”

南宫平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善阎罗道:“我告诉你你除了狂妄一无是处。”

南宫平怒道:“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善阎罗哈哈大笑,道:“此刻我知道你一定是杀尊者教出来的弟子,他的狂妄目中无人你是学的很到家,可是其他的就不要再提了。对了,你如果想和我动手,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

南宫平手已经握上了剑柄,听到善阎罗的话慢慢松开了手。

新书推荐: 妖孽奶爸在都市叶辰苏雨涵叶萌萌 方羽唐小柔 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虽然人设选好了,但是没入戏怎么办 我是大佬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书之一觉醒来苏遍全世界 重生六八:我带妹妹虐渣渣 甜宠生情沈远宜顾霆深 我在三界做主播 退役兵王段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