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Boss集中攻略 > 你真以为你杀的都是这宫中之人?

你真以为你杀的都是这宫中之人?(1 / 1)

因为四周建筑的屋顶上,数前百名数以千计的利箭正对准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只要有人一声令下,毫无悬念的,这忽然出现的一匹护宫亲军一定会好不容手软的将没有丝毫遮掩物的他们射成刺猬。

这还不止,出去房屋上的数百名亲军外,运来越多的亲君举着火把围了过来,不过片刻的功夫便将陛下寝殿的整座花园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每个人都举着燃烧的火把,在黑暗的夜色下就像是一盏盏自地狱而来的收割灵魂的鬼火一般。

谁胜谁负,人多人少,顷刻之间便有了翻天覆地的转换。荷鲁斯从方才的惊险中缓过了神,看着被一群黑衣人围在中央疼的脸色苍白的哈迪满,厉声说道。

“我本想看在你父辈的份上将你收监大牢延后处置,没想到你居然对我动了杀心,还对陛下的江山动了谋逆之心,真是罔顾臣伦!来人啊,给我将哈迪满及其一众叛逆党羽一并拿下!”

随着荷鲁斯的一声令下,院外聚集的大片的亲卫军刹那间便涌了了进来,里三成外三成的将哈迪满的一众党羽形成了包围之势。数百名黑衣人一见荷鲁斯下令要将他们缉拿也丝毫不惧,纷纷从腰间掏出了佩刀与亲卫军形成了对立之事。一时间,两方人马的气氛尤为剑拔弩张,似乎下一面就会展开一场浴血奋战的厮杀似的。

哈迪满见此情景,也顾不上自己手腕上的疼痛,居然就当这么多人的面毫无顾忌的笑了出来。他的笑声透露出着他自身的疯狂,可是细听的话又不难听出那种强弩之末的悲凉之意。

“哈哈哈,神官长大人,你自以为自己有了护宫玄军就天下无敌,确实没有想到我哈迪满也有我祖辈为我留下来的只效命与我们哈氏一族的死士。事已如此,我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只不过这里位处陛下的寝殿之前,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大不了我们就来个鱼死网破。

就算我哈迪满犯了通敌卖国的大罪你们要将我收监处死又如何?我先前是一路带着我哈氏的死士们从宫门四处杀进来的!刀刃上不知道已经沾了多少属于这座宫里人的性命!即便这样上路,有这些阴魂作伴,我哈迪满也绝对不亏哈哈哈哈......”

他本以为他这么说会激起荷鲁斯的愤怒,继而下令亲军将他们剿灭好给他一个痛快免受严刑拷打之苦,可谁知荷鲁斯听到这句话后不但没有理智全无,反而是露出一种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几近诡异的微笑。

“你真的以为,你杀的那些人都是属于陛下的宫中之人?”

闻言,哈迪满的神色一僵,一种无声的恐惧自心底蔓延而出将他整个人如同一个密不透风的网般将他死死箍住,他已经预感到了事情有异,声音颤抖着问出了口。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荷鲁斯笑了笑,残忍的道出了那个他最不愿意面对的真相。

“哈迪满伯爵,既然信是你写的,你作为最主观的当事人自然是不用我提醒也知道这封信完成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吧?没错,我就是在七日之前截获了你秘密发给赫梯的信件,进而也就知道了赫梯在这边所部的全部暗桩的身份到底都有谁。

你这么聪明,又有胆子围宫,怎么就不想这信件我既然可以截获你一次,难道就不会再截获第二次么?不觉得自打你带人进入宫后的一切都很诡异么?”

闻听此言,结合自己在进宫时所见到的种种疑惑,哈迪满脑海中犹如一道灵光闪过,终于是意识到了眼前这被围的局面是荷鲁斯一早就为他精心设计好的一个局!

“是你!是你截获了我发往赫梯的信件!你早就知道了我会带人围宫的消息,所以才一早就调遣开了宫门各处的守卫,目的就是要让我们全部进来后再将我们围捕,想来个瓮中捉鳖是不是?!”

看到哈迪满愤怒道浑身颤抖的嘴脸,荷鲁斯明媚的眼唇一笑,回答道。

“看来我们哈氏的笑伯爵脑子也不算太笨嘛,赶在自己入牢前反应过来了事情的全部。那你不如再猜猜,你引以为傲的图杀掉的那些宫人,到底是我的人,还是......你的人呢?”

听到这话,再一联想到自己进入陛下寝殿的这片区域前所屠杀那些人时的诡异场景,一个恐怖的想法在哈迪满的脑海中的逐渐成型,刹那间就让他犹如被人扼住了喉咙那般无法呼吸。

“哈迪满,哈迪满。你,你不能杀我!你,你,你好好看看,我是你舅舅厄多尔斯啊!我是你的舅舅啊!”

“小哈,你救救我,我是你姨母啊!你是亲姨母啊!你杀了我难道就不是有驳伦常吗?你,你就不怕天降报应嘛你!”

“堂哥,堂哥,是我呀堂哥!你不能杀我!你,你性情如此暴躁嗜血,根本就不配做我们哈氏一族的伯爵!”

“噗通”一声,哈迪满终于因为忍受不住精神压力上的折磨而跪倒在地,他瞪大了眼睛望着站在高台之上一副胜利者微笑的荷鲁斯,不可置信的说道。

“你,你,你......不可能......”

“没错,你的死士杀死的那些人,可都是你哈氏一族嫡亲的族人!还有那些与你一样通敌卖国的贵族的族人。我利用自己研制出的秘药,将他们捉来后短暂的改变了他们的容貌,又让他们换好了宫人的一副提前放置在了各处。

我撤走了护宫亲军,又算好了他们会醒来的时间才将你放进来。就是笃定了你会在杀红眼之后没有丝毫怀疑的将那些人全部斩杀!哈迪满,你自认为自己的围宫计谋天衣无缝,可曾想过我与你便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理?”

听到荷鲁斯亲口承认,跪倒在地的哈迪满缓缓转过了头,透过人群中的间隙考到了不远处的那具尸体,正是自己在进入这里前,苦苦央求自己不要杀了他的那个侍者。

月光照在尸体上,他脖颈间的血痕还触目尽心,甚至流淌在地的血液仍未干涸,而他的脸......确实是他的亲舅舅厄多尔斯无疑!

新书推荐: 超级手术刀 机灵神探驾到 我的亡灵小弟有点多 灵妻 帝少爷,倾慕已久 玲珑传:尊主请上榻 神门内 亿万老公宠上瘾 尘封界传奇 在阳光里拥抱星光